影子

容涵

北上公路
綠色矮房
我用油畫紀念
無數個心事重重的客人
還有她和她的影子

我只在夜裡想起
那雙泛紅的狗眼和那天我被牠擰緊的喉嚨
他們說著
那個孩子被獸影子下了咒
她是個已經沒得救的罪人

可我明明是認得她的
我和她的學校有梧桐樹林
她識讀西班牙語 愛看柯南道爾的小說
如今我卻要相信她乾淨溫和的言辭下
已經背負了這個賭咒

我對那個有著藕荷色指甲的彷彿從畫中走出的孩子說
我知道你就是下咒的人
那個孩子脖子後的碎發飄了又飄 說
你的 是烏鴉呢
每個人的影子都不一樣 有貓 有狗
「你是在說她的是狗?」
那個孩子狠狠地看著我身後
緩緩地舉起手
我捂著耳朵 驚叫著拼了命地跑走

看完紀錄了她的最後的錄像帶
我開始用手抹淚
可是人在哭的時候只能想起傷心的事呢
有著狗影子的她
她的純白的裙子
那個孩子口中的那隻烏鴉

我哭得太大聲
前座的女人回頭瞥了我一眼
她不知道
葬禮上的人們哭泣並不是因為哀傷
而是想要遺忘

沒有人再提她身後那隻黑色的群獵狗
卻依舊用惡毒而興奮的口氣談論此事
我記得牠對我無聲的嘲笑
我記得牠搖搖尾巴 伸伸舌頭
和她一起說著聽起來一樣溫柔的話

我和那個孩子擦肩而過的瞬間
操場上誰的進球引起歡呼
我瞇著眼睛 皺起眉頭
看著鳥飛到極高

沒有人擺脫影子
狗 貓 烏鴉
都不行
可飛到很高很高之時
那影子就該看不見了
那樣日子就該安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