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聽

角角

那些躺臥在耳畔的
光線是透明的
已然抵達,不懂拐彎
且易於讀懂的窗櫺匿跡
無需要陽光渲染而你閃亮

從失眠裡醒來的眼瞼光滑
此間,是未嘗經歷疲憊
而垮掉的現在
磨蹭之間遭遇損傷
你遇上光害而我不被聽見

便折返
那些我們都孤獨的年代
連黑暗也不知道接連的滂沱
圍繞我們,以為雨水惟一的聲響

無論如何高舉的手也無法支配天空
親愛的,就請用撿回的耳窩
說出完整的回聲
不要害怕稍為抬頭便溺死於陽光的影下

「死亡是一種演習,請相信死亡
只是演習」
輕蔑於喑啞與湮滅
皴擦出火焰,我們霧裡擁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