嶺南文社新詩創作班專輯

嶺南文社

〈酒吧角落〉陳培興

沒有聲音 卻和你說了一夜的話
倒影霓虹街燈的潮退潮漲
靜靜沉寂到杯底
彷彿 穿透酒精後的世情有另一種解讀
那些與金錢和女人有關的歡愉
隔在淡黃色的玻璃外經過

虛構的銀幣開始在眼前浮掠
迷彩燈下 流行曲廉價地播放
背離正常的人聽著
現代的調子都是如此輕率 放縱
望杯倒影裏 他總反覆地石化自己
不安和委婉該如何作消
似是無意 卻游過微不足道的臉龐

倘若現代的無助和失意都與明日無關
許多今夜就能像生活一樣暫且
暫且如一尾魚遊過夜晚
彷彿忘記什麼
又彷彿什麼都儘可忘記

〈飯後〉 陳卓緯

沏一壼普洱
您的最愛
在桑榆間
餘暉不減您的矍鑠
木紋依舊斑駁得燦爛

平素您總笑說
不懂我的搖擺
不打緊
大時代的一切都可與您無關
您只管如常的問
「親愛的,你吃過飯了嗎?」

我點頭
喝下牽掛

〈強迫症 〉 陳曉桐

使人着迷的、使人上癮的、着迷的、難以抑制的、失調、紊亂
一種近乎病態的浪漫
我耳窩上的水藍色堆滿是你十根手指與六條弦線交織的血紅
規律的小調壓逼着語言
接近失控的長髮四弦樂手
放縱發洩的兩根鼓棒
抑壓得讓誰都渴望逃離
我於頻率中流連得頻繁
不會猜透你的把戲,又明知不可地尋找答案
越深厚的窒息感,越使人沉醉的不得抵抗
一剎被救贖,一剎又墮落於潭水中的無重力狀態
想不起自己存在的份量,抽離肉體,被大氣電波所牽制愚弄
你的信寫着:「我愛你,與你無關」
你愛玩弄文字,而現在又失卻玩弄文字的興趣
挑弄、挑逗得音符刺耳
我奉上我的靈魂
我交出我的骨幹
我臣服於你的躁鬱之下
我想逃

使人着迷的、使人上癮的、着迷的、難以抑制的、失調、紊亂

〈黑〉劉曉彤

從漆黑的繭中爬出
世界依舊無光
拍動雙翅 鱗粉灑落
點點的墨渲染開去
我卻不懂欣賞水墨畫的美
終於
化開的山水畫融成一片
只剩一枝濃重的黑枝椏
我靜靜停在上頭
黑洞引力把焦點拉到中心
大頭針把我釘到絲絨上
如同教堂中 永世掛在講台後方的雕塑
也許 只是一件藝術品

〈黑暗中〉梁桌謙

黑暗中
沉悶的碰撞聲
令人愉悅的手感
一次、二次、三次…
最後
一腳把沉默的肉塊踹開
回味那驚恐的表情
下一件玩具在哪裡?

行走在黑暗的邊緣
翻過一個又一個的屋頂
混亂、腐敗、墮落
過去繁榮的翡冷翠
如今只剩下
一把虛榮之火

高舉的長槍
濺血的盔甲
嗜血的士兵
無辜的市民
以及

世界彷彿慢了
無辜的人
看到了
從空中一躍而下
黑暗中,那一瞬的光
看到了
紅色
“阿薩辛?”

〈海信〉陳培興

大海捎來你遙遠而蔚藍的消息
微風寫在風平浪靜的日子
海面微微起皺 借信天翁來寄
我 會確實收好

一個世紀以前 軍艦嗚笛駛去
海平線上慢慢升起不復存在的旗幟
小水手好像那些游失的年輕
再無從稽考

如許的夏天有風 順雲的心情
誤點的白色信件來郵
他是說:「今天的你好嗎?
記得天氣轉涼要添衣。」
那依舊過季的說話 如長袖衣服收好

〈自知〉林樂兒

好幾個人向你看過來了
而你卻不知道
對座的人因你的視線坐立不安
你說 有形之物於你都欠缺意義
除了觸感

你喜歡方塊和方塊的接續
以及對
圓點之間的分佈
感到好奇

黑夜與白晝都無甚分別
你留意的
是早上和傍晚的開水
並且
憑藉樹葉的紋路和蠟質
知曉四季何時交替

我攤開掌心
叫你摸著線索
替我窺探未來
你邀我為你把脈
熾熱的痛楚揭起
原來你曾把別人在靈魂之上刻下的痕跡
等待下一次張眼
是否望得見破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