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魂曲

楊冰峰

——獻給死於四川地震的人們。

去吧!身體不過是一陣陣痛,
過後又頑強地拒絕回憶。

你的手在黑暗中摘下你的眼睛,
你的嘴被更大的回響掩蓋,
以至你疑心自己是鬼。
你想,
天空可能在千層塵埃之上。

如花的容顏、手臂、胸部、大腿……
五指屈伸抓到的只是堅硬的石頭,
誰將它舉向天空又讓它轟然墜下,
獨你,因無力深入她的肉體而痛苦。
你想,
她會掉遺忘的眼淚,
而淚水,
是最大的誤解。

她會像搜救犬一樣能嗅出你的氣味,
或是將你與其他男人的氣味混淆?
她會珍惜幾天前才塗好的指甲?
她會搬動那一塊塊如墓棺的石頭?
你渴望自己是睡百年的公主,
卻因她不是王子而驚醒。

她會坐在露天咖啡座上,
讀一本過期的雜誌,
半杯泉水托住偽裝的神色,
將黃昏叼在嘴裡。
嫉妒讓你亢奮,
唯獨此刻,
手不能到達自瀆的距離。

剦人、坑儒……
站着與躺着如斯相似,
屈着與蹲着沒有不同,
意識迷糊時格外清醒,
沒有安魂曲能撫慰你。
你拒絕高呼,
不是出於單純的絕望,
而是你無法分辨生者與死者的差異。

去吧!靈魂會穿過雨水、佈滿煙雲的天空,
到達不可渡的彼岸。

2008/5/2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