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

陳德錦

***********

縱橫交錯,比網織得更密
把整個黃昏織成一襲灰暗的大衣
包裹幢幢高樓,任高樓更高
也擋不住傾斜撲擊的姿勢
***
一匹灰鶇在受風的簷下避雪
深深把頭蜷縮於翅膀的短毛裏
雛鳥在冰天中迴旋,空寂的遠方
給它們一個溫暖而難圓的夢
***
雪以一種特殊的急墜和專注
埋藏了鐵路上交叉的軌道
***
雪在乘客的臉邊颼颼擦過
像一個面善而說不出名字的友人
給予遺忘,給記憶填滿待續號
***
雪落在狹窄的人行道上
有人忙於鏟去店前的積垢
容納新的稀疏的腳跡
***
雪攔截了一線前行的車輛
雪堆成了路障
雪閃動著像失靈的交通燈
***
雪落在無魚的河流上
淤塞的水道擱著一團一團的棉絮
***
雪落在無花的草地上
朵朵白蕊彷彿要熬過嚴冬
***
雪在厚厚的玻璃門外
眨著眼珠,旋轉門裏
一棵冷杉僵立在大堂
滿身閃亮的燈泡,看不盡
挾著禮物的人在身邊溜過
年年不變,即使這樣的大雪
***
雪是你的鞋子,用緩慢的細步
走著一條不再熟悉的路
***
雪落在雨傘上
紅的,黑的傘子
沉重地移動
像一顆渴歸的心
***
雪落在寂靜的街巷上
沒有人走過一段一段的傾斜
一級一級的濕滑
找一所燈火明亮的小酒館
***
在雪裏
看不見一座燈塔
***
雪是昨日
一種遙遠的騷動
***
雪醒來了
當大地沉睡……
***

後記:今年12月7日,曆書記為「大雪」。設想香港下雪,會是怎樣情狀?心想:不可能吧。但世紀已末,多少不可能的事已變成可能。恐怕這下雪變成可能,也不過如是。人生如常,世事如常。未來的,還不是寂寞如今,如昔。(1999.12.7)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