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的大榕樹

神默許的夢
一份為承諾的夢
被褪色的說話
今日仍在夢中尋

斷句殘言,朦朧不清
不能停留場境和人物
夢,法則。
為甚麼這夢顛倒一切
老人仍在大榕樹下歌唱
守護大榕樹的向日葵

老人弄虛作假的話語
重疊啍出不知旋律
自動接下陌生的動作
不停連接巧合
這是錯覺?

随波讚同,迎合情緒
假裝與世界連結
在溫暖的夢裏
將不能世界傾訴説話
全流進調皮的老人耳朵

今晚仍彈着不知名歌老人
仍不知他名字
禁忌,話語
消音的名字
就算不知他是誰
就這樣一起,
到夢盡頭

「我會化成大榕樹」
突現浮現
陌生,温暖説話
像是乾涸某處引水
慢慢,凝聚
那枯萎勿忘我
再度蘇醒
再度染上顏色
缺失的句子
回到原本位置

説出冰封己久兩字
老人,笑了
氣根藏着思念
不停湧入
那一株向日葵
「不要再忘記」
大榕樹慢慢透明
如發現仙鶴報恩;
傻子結局
夢,完結。

今曰我仍唱那首歌
連結與你曰子
沒有保護向日葵
等待再次相遇
不是夢,
是現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