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

水盈

以為破曉破解一切,
但那是執迷的生辰。
我年輕的皮膚啊
只会繼續皺下去
迴旋狀曾婉轉点
告訴我真相

打開口袋,準備收進
旭日框边的喜樂
和雲霧边緣的淒冷;
悲喜,皆要备用
其实我有时也办不清
悲喜。正如光暗交融的
黎明与黃昏

早上,麻雀反而躁動。
牠跳、牠飛,
我也捕捉不到。
早上,天使的光環太耀眼,
搖曳的裙擺
折射了
太多
著眼的光。
於是,在早上我長眠
這刻,我明白盲目
是熟睡或失眠

晚上,走入深森林
會一會紅眼的朋友。
牠們很多都会听我說心事
倒垂著,哲學家一般倒听
人的內文.。牠們已不側重
表面的記敍

今夕,我照样先咬破唇
含自己的血走往心深處
殭屍的咬噬也靠不住。

双唇永破之日,
我再也說不出一句
真言与假話。

途中一叶乾枯在足下,
一聲脆裂溢出。
是早上留下的妄言
它还未啞。我
永不原諒它

最後,黑夜是最大的包容。
最清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