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樹

小害

驟落的因果在源頭締結成樹
百年前,我不知它的模樣
今天我也不知
枝梗捎動,我低頭問及
身下的薄影
影子回首,問道地下的根鬚--
除卻內心隱窒
水色,會流過黯綠的飛簷
於是我把我留下,我把我屬知的都留下
算是沓渡了斷橋上的積雪
但,聽不見答應的迴響
千年前,它曾答應過,如今卻沒有
今天已不知道今天的模樣
如是者足印收起足印;我終於收起
懷裡的離草
渾身濕透的鸚鵡,棲身
在我眺望不到的冠頂
它曾因貪嗔而來
它曾為慈悲而不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