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遇

小害

暮色開始褪去
有時像雪般消融;像一場火
煮在酒裡,漫開了
是黝黑的錯身
該以什麼聲色迎向,餘燼的交會及離散
我從來本是木訥的一群,是否
接踵的聲音,比驟來的山嵐更輕

所有鳥類都患上貪睡的習慣
時間好壞,不會份外清晰
我只有一雙眼睛,其餘的我都
退還出去;你說
我太老實了,順遂得
像乾透的淤泥,沿著海邊
仰慕懸崖剎那崩析

是什麼也好,痕跡不過偶爾衝動
惹事而來的風,讓身後
有了黯淡的薄影;我拾起一顆小石
久久仍未拋擲開去
在一段早夭的段落,水面
已皺起波紋
你說:我老了;我說
我有時,只不過顯得有些沉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