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下的第一場並不是雨

小害

六月:

下的第一場並不是雨,是一連串遺忘,在驚懼時莫名的咳嗽,所以我才喚您為六月,縱使,忘卻月份,是從哪時候開始。差點忘記,手機上已沒有凹凸的金屬紋理,平滑、順暢,像風溜過很多理所當然;由此,我側身傾聽,漆黑的帷幔中零和一之間的耳語;窸窸窣窣之間,曾經的爭執和諒解,及其後如牆矗立,沒有僭越誰的寧靜。

我看見海的波紋慢慢把整個城市推開,就像您推開我那般溫柔,而後悔的說,沒有及時跌倒,故意讓失憶守候得太晚,但我記得確實忘掉了所知道一串串號碼的失去,無數碎塊砌合的臉容;如斯,我遍尋不獲,極像偶遇的失約者隨便按下一組數字,最後害怕接聽的依然是您,或認不出您。反問著結果,紛至沓來,都是斷線後虛應的渺渺迴響。

擾擾攘攘地,我成為撐不起來的支點,沒能推翻自己及往昔一切;六月,您是一年裡的中心,明白左支右絀的窘態,稍稍偏差一些便遺漏更多。這是事實,還是缺乏憑藉的後果?窗前的苦楝、失態的譏笑、猛然煞停的車輛,通通構成等待我浮現出疲憊的徵兆,但一下子,我又清醒過來,把記下的都刪除。可能距離,可能是您所意願,是我從所有陌生中獲得的答案。

      永遠緊隨您的
          七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