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倒

秀實

以嘆息把手上的熱茶待涼
並嘆息那人已離去,空餘一張椅子
座墊那些玫瑰花仍簇簇盛開春日仍暖
當日照漸黯樓下傳來急促的跫音
那人回來了並带來一襲屬於二十五歲的羅衣

和著影子倚立門楣的是妳的前生
沉默的空間讓所有的語言都暴露了它的軟弱
沒有所謂守候,等待的人都歸來了
妳把剩餘的茶喝下,並慢慢還原妳的肉身
那是妳最後的放縱,俗世都不過是妳的眾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