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角

其實,你就在我的內,並且呼吸。其實,
你只是羞澀,話也不多著,但呼吸
仍然,讓我理解
你那隱密的不安。葉落下樹於是
結疤。你遺下的一身
我也無法安撫的
害怕

時間在我的霧中哭泣。我睡去良久,似乎是。很多的時候,
睡是惡夢,但
無法甦醒;時間無法
消失於霧消失於我
前方是一雙探路的臂,沒有面孔

不勉強,你是最後一瓣的落葉,並不期待
然而風將折下,並帶走
關上你的鑰匙,我將
鏽成你腐壞的氣色
留住你,不過渡
死在你我懷內
我帶走你,帶走我

你只是你的,我無法
成為你的海
留給你一點水份
是我曾為你留下過的
痕跡
在你踱過全部沙礫以後,不欲消散

親密的時候不起漩渦
我們的海無法
因為本質
連接起來

為了生命,說出一些隱密
替代一些必然
我用我,最後的脆弱
帶走一個
夾滿悲傷的行李
定義你,並帶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