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頭髮拂在我臉上

楊冰峰

你頭髮拂在我臉上──癢癢,
像一條蚯蚓在春雨後蜿蜓而行,
將我畫在沙地上,
畫在像潮漲潮汐一般濕潤的沙地上,
沙子在我的腳下或散或聚。
我既然升空,
又無端降落,
翅膀在風流間顯得累贅,
有利於飛翔卻不似飛翔,
有利於走路又失卻方向。

你含笑,攬鏡照看春晚的流霞,
彤彤的流霞,
比炊烟更直,横在額上,
卻不似彩虹有兩處駐腳。

我在尚有一點雨意下趕路,
茫然走過四十里亭,
一個牧童吹奏的笛聲,
不遠也不近,
他可能是回家,也可能是出走,
肯定有人沒有讀懂他凌亂的音調,
因為它是一條蛇,
像一條蚯蚓在春雨後蜿蜓而行。

2010/11/7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