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不過三

小害

《煙圈》

對的,我很喜歡妳點菸的樣子。

然後吐出一個又一個煙圈,紅的、綠的、藍的,紛紛都畫成妳的世界;似有一道白光,叫前來觀看妳的人,都深藏在妳沉思的背影之後,慢慢讀妳用煙灰缸敲掉下來的時間。

我是其中一個,妳沒有猜錯。

所以我一直正面地迎向妳無語的身後,幻想以一個我呼出的煙圈套住妳,願妳永無知覺;願妳充滿鬱毒的骨髓,成就一個不懂抽煙的人,從煙霧迷漫裡,嗆了最刻骨的痛。

《躍》

妳躍起;騰空,一秒之後、十秒之後,就再沒有下來,一直懸浮在離地不到三尺的地方,彷彿枉費了所有圍觀者給妳墮下來時的準備。晃眼便過了半旬,妳繼續在懸空的位置過正常生活。有些人撤去了急救用的擔架;有些人開始打賭妳跌下的日期及當時狀態;有些人以占星術解釋「凌空」這一套違反力學的理論;更有些人,躺在妳的裙裾下睡著了……

終於妳接受了一間電台訪問,訴說一個有關風跟空氣的故事。

《槌子》

一柄槌子正用力搥打另一柄槌子的背脊,並道:
「憑力度而言,是適合的,釘子一定可埋下去。」

反過來,剛被搥打的槌子,用力打在另一柄槌子的背脊,並道:
「憑力度而言,是不合適的,釘子一定會打歪。」

主人十分驚訝,急問著為什麼?
「因為左手與右手的力量,從來都不是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