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風病房

雨中陽光

冷氣如北極寒風,
光管漂白,
洒落如飛霜,
中風病房舖滿厚厚積雪。
十多個雪人--
或倒在病床上,
或歪坐病床上,
每張床延伸著十萬萬里冰原。

親友們踏著及膝積雪,
拿著熱湯,
喂養他們,
希望他們復活,
或至少溶掉他們身上的冰雕雪刻。

〝快些康復,然後一起飲茶!〞

這些期盼,說的人知道, 迷途如雪夜風聲 --
說的人說說,
聽的人聽聽。
說和聽的兩邊,
都是天秤的兩端, 沾不著地。

雖然,整理了雪人們的眼耳口鼻,
扶正了插在軀體的枯枝,
但棉被下,已撒滿一床屎尿,
生不是生,
死不是死 ,
只是一堆 --
模擬的雪花,
偶爾凝聚,
片刻溶化,
生死兩頭,都是茫茫雪海--

2013年6月13日星期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