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目送

小害

慎重地,就以目送展開
對妳的訴說
之後便學習忘記,我是從何說起
同一房間中,總有些門
關的時候
比開啟時多
鎖孔倒會有一段隧道,輕易走失
妳沒有把它,交織成辮子
黑與白的齒鋸、哀與樂的穿梭
鑰匙散落在蹉跎的地面
只為磨平身上
互相鏽黃的齷齪

如沒有,沒有如同搜救袋口裡
永遠壞掉的一枚指針
妳所指的方向是沿石壆四季不停
粗生的蕨類,一起敞成扇狀
瞬即填滿,一次又一次踐踏的
每片水窪

路燈沿鬧市輝閃
只有家,還像離開多遠;便多遠
呼吸,截住我脆弱的脈搏
該如何核證,從回首到顧盼時的身份
用寂靜去經營,妳我歡笑
閒來暢聚;圍起來
那個深夜;那個末年的節日
一杯泡沫升起我們
兩個笑靨裹住陷落的旋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