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說

耿凱

「下雨了」,他說
最不能說也不可說的是雨傘的運動
在中國香港的移動,以及
我們的愚鈍

雨水在馬路上顛沛
流離,從這邊到那際
從高而往下奔流
我邊走邊尋找
尋找一個水弱處
以為透氣的鞋可以不沾濕
衢道偏偏又堵塞

高舉雨傘提起腳跟
按捺那Agnes b 斜挎公事包
飛箭銀針撲面而來,甭客氣
套緊叉燒腸粉、粥和糯米雞
遇見拎著塑膠袋裹著樸素校服
穿著拖鞋捲起褲襠踏著青春稚氣
「我不怕雨,也不怕雨傘」,你說
說得倒也如我啥都不怕,不怕

抵達辦公室。不怕,不怕
冰冷。我捆綁雨傘的圓滑堅韌
水嬌滴滴地凝聚又慢吞吞地乾涸
如人的急智,在剎車時才發現自己
繫好了安全帶正要往下俯衝
我貓著腰,放下外賣,套上皮囊
掏出批好的作業,坐下去淒涼
沒有人會搭理你,或說句甚麼
如同我也不關心那雨傘生銹的骨
滴在地上乾涸的水跡
昨天的雨
今天的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