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太平山醫學史蹟徑

邱銘熙

醫學院的學生低頭細聲地回顧
一堵油漆剝落的外牆裡
如何施展妙手的故事
歷史並非他的強項
偶爾也要我來補充
但有他帶領
遊走一世紀前的香港
還是覺得貼題
我訝異於每一幢建築
像山神守護百姓
可惜還有太多淚水
緩緩流過小徑
龕堂是鼠疫患者的棲息處
他問我們要不要逛逛
我搖頭
他們也不想濺起記憶的漣漪
那時應是沒有陽光的早上
我腳下的石階
是他們坐在孤島上的石頭
太平山下是一片茫茫
我變得沉默
幾公里的距離
我們由過去走到現在
同行已經四散
眾聲混雜掩蓋剛才的足音
只是小徑還在喃喃
假如有人來細心聆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