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寄淳君

秀實

《與》

十二月歸來,變改了俗世的慾念與色彩
也變改了守候在盆地裡的詩行與雨點
終站是一個漁港,我們成了
迴遊在相同水域裡的疲憊與無奈

仍舊相同的是饑餓與覓食
我們坐在岸邊看一條河川,連接大海
走過渡橋與山谷,生命還原為浮塵與漫畫
而笑與沉默在剎那歡愉後皆成灰燼

《洋》

前面是雲路,是來生的極樂面孔
飄流空間的盡頭,我看到湧動底下
的恆久冷凍。尋找一個人的城
你讓世界落入結構主義所詮釋的謬誤

旅行車歇在身後的樹蔭
背包裏盡是慾望的滿盈與恐懼的消亡
我會沉睡去,當鳥鳴如咳嗽逐漸緩解
那大片的海洋遂成為我的夢土

《禪》

所有的車站和月台都是凝止的
蘇澳的昨夜和雨,永恆的落在
我們的前面。揚棄了殘羮賸菜和
冀盼,彼岸只餘無邊的灰黯

悟到了餘生中一切的不滅
一簞食的默然與一瓢飲的時間
成為相處或獨處時的緣份
如修行般,走過了北台灣的天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