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

陳騷人

失眠的第一百零三夜的我躺直身子…
經歷三十四點鐘的抗奮時段
耳烘焙得快熟了,赤紅紅的火焰
比一場生死之劫更慢長的呼吸
不間止的敲打,對面佛寺的暮鐘
徘徊一次又一次,輪迴般
人生存在糊塗的霧間,虛白——
窗外的月,窗外的一片非蟬勿語
窗下,坐著不欺闇室的人
有同情我的夜蚊,吸吮著我的血
和我一樣的抗奮,直到驢年的凌晨
依照抗奮,打一場沒把握的仗
夢,仍然殺得一片火紅
燋灼地忙於找他的愛人,找青春
不肯歸家…
門口躺直了身子,一直期待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