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回家的路上

洪健生

(一)
在回家的路上
乡音变成不想断奶
襁褓的呢喃
食古不化的一衣带水
(我是喝着韩江水、看着韩江水长大的)
很像一位奶水未断的母亲
她最不愿意让自己心头割下的肉
有一丝毫断乳的楚痛
她更愿意自己身子上
无时不刻都是高潮
湿透的胸部更代表
一个母亲的份量。
肆无忌惮的一阵阵笑声
正像刚过了正午的白云
不时还劈哩哗啦
(二)
在回家的路上
有一种眷念很易碎
不是江山,不是美人
白天是石头,黑夜是
穿肠的酒,醉下去的茶
能让人搬动,从山上
再到水中,何止千万回
无论以何种方式让我醉下去
手里却紧紧攥住
任性的刀锋
重见天日再温润如玉
(三)
在回家的路上
想过大汗的女人
白羊座的女人
喝酒和喝水一样多的女人
最靠近白云的地方
他们的图腾是羊
连最小的羔羊也要跪拜
一个有信仰的部族
天马行空,崇拜手中的神箭
相信爱情和自由
宽厚的嘴唇讲不出天方夜谭,
但一开口便足见宅心仁厚
尽管他们见过世界上的狼最多
而他们最信服的世道
一定是宽额上的布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