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丟下我

霍森棋﹝香港小說學會供稿﹞

親愛的媽媽:

我有許許多多的事情不明白啊!

媽媽,為何您老哄弟弟睡覺,從沒哄我睡呢?

每天夜裏,別人家的小孩都有媽媽哄睡,媽媽您卻從沒有理會我,我每次都只是靜靜躺在您幼細的腰肢旁邊,有時您會輕唱一曲,我已經很滿足了;媽媽,我從沒有怪您為何不哄我睡——因為您只有兩隻手:左手抱弟弟,右手拍他背。 媽媽,為何您老牽弟弟的手,從沒牽我手呢?

每次走在街上,別人家的小孩都有媽媽牽著手,媽媽您卻從沒有理會我,我每次都只是牢牢跟在您修長的雙腿之後,有時您會清脆一笑,我已經很快樂了;媽媽,我從沒有怪您為何不牽我手——因為您只有兩隻手:左手拿東西,右手拖弟弟。

媽媽,為何您老餵弟弟吃飯,從沒餵我吃呢?

每次在飯廳中,別人家的小孩都有媽媽餵食,媽媽您卻從沒有理會我,我每次都只是默默看着您纖巧的手指靈動,有時您會柔聲細語,我已經很愉悅了;媽媽,我從沒有怪您為何不餵我吃飯——因為您只有兩隻手:左手拿碗筷,右手餵弟弟。

媽媽,為何您老替弟弟穿衣,從沒替我穿呢?

每次在房間中,別人家的小孩都有媽媽替他穿衣,媽媽您卻從沒有理會我,我每次都只是悄悄伏在您細圓的肩膀之上,有時您會嫣然一笑,我已經很滿足了;媽媽,我從沒有怪您為何不替我穿衣——因為您只有兩隻手:左手扶弟弟,右手拿衣服。

媽媽,我知您是愛我的,也愛我的兩個姊姊。我們有別人家小孩沒有的東西,媽媽您給我們很多零花錢,您給我們許多美食,您給我們許多漂亮衣服。

「媽媽,您為何不多生一個姊姊或妹妹陪我玩?」一天,弟弟忽然如此問。
不對!
「偉偉,媽媽只生你一個,不是更好嗎?」媽媽您這樣俯首回答。
不是啊!我在這兒呀!我們四姊弟不是都在一起嗎?

「媽媽,上次陳姨姨回來時,說我本來有姊姊的呀!」弟弟天真地仰頭追問。
「那有這回事哦,陳姨姨胡說呢!」媽媽您蹲下來,輕抱著弟弟,溫柔地回應。

不對呀!那我們是誰呢?媽媽,我不明白!您可是經常給我們許多吃的穿的,甚至潮流玩具、司機傭人、豪華房車、漂亮房子。

媽媽,後來您打電話給在外國的陳姨姨,您起初細聲問了她好些問題,後來我聽到您把聲音提高了、顫聲說:「我真的沒辦法,誰叫只允許生一個呢!一連3個都是女的,都打掉3次了!好不容易這第4個才是男的,就請妳不要對小孩亂說好不好!」弟弟忽然從房中跑出來,您掛上了電話,背著弟弟蹲了下來,弟弟側了側頭偷瞄着您,忽地抱著您的頭撫拍起來,說:「媽媽乖,媽媽不要哭,我們去坐搖搖馬,吃糖糖,好不好?」

媽媽不要傷心,我在這兒呀,您從沒有打我啊——雖然我們一直都淌著血!

媽媽,可是您真的從沒有打我們呀!雖然從您溫暖的腹中,被拉扯出來時,我們感到的是肢離破碎的劇痛!我們就像一條條毛巾,被人扭啊扭出一堆紅漿來,太痛了太痛了,我們跑到陳姨姨的夢裏,光脫脫的身軀濕漉漉的血水嗚哇哇的哀號。

媽媽我很寂寞啊媽媽我沒有怪您不替我穿衣沒有怪您不餵我吃飯沒有怪您不陪我睡沒有怪您不牽我手我只想您抱抱我只想您親親我只想您疼疼我只想您與我說說只想您對我笑笑只想您跟我玩玩媽媽雖然這兒有千千萬萬個女娃兒陪伴我但我只想求求您不要丟下我好嗎?

不要丟下我好嗎?

                                                                                                               沒有名字的女兒上 

                                                                                                無盡的年無數個月不止息的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