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國遊記

哲一

《失戀博物館》

一、
折去苗頭,火柴
細拼湊成框架,周全地
鑲裱好一場姻緣,
才憬悟,印證發黃署名褪落,
多少年風波不興,抵不住
驟然一次擦起的火花。

二、
一如舊時內斂,有些情愫
寄送以前,更習慣行蹤朦朧。
譬如交流的筆記,藏過的未知數
貌似艱澀,依然可以窺探端倪。
但盤算的時候,忘記
歸納演繹,便有定論的風險;
況且再縝密的方程,無法推出:
愛情,不適合太多隱喻。

三、
別糾纏吧,抱抱熊手上
緊抱的謊言如何悱惻,
淘洗更多總得脫線。
怎失語都能意會,溫馨
不會屬於狂歡牀榻,一夕的耳語。
相擁的一剎,酣夢的人
不會,也不願清醒。
只希圖寤寐前後,
對象,就算換成布偶,緊扣的
並非怨恨,是淡淡的餘溫 ……

四、
關於館藏,到底
不能一一細表;
正如愛情,變故與恆常,
一念已成天地我如何精算?
錯過了,唯一
想拿捏的,
是同行的手不必顫抖,世間
花花看遍便無驚詫。
博物以後,信步彼此,
應該走得更穩 ……

《杜布羅夫尼克古城牆》

城垣,從來刻骨,
外侮內鬩,不風化
層疊的疤痂。
最險要的典籍,
以雲波恬靜烘托陰影,鎮住
再起的硝煙。

千梯一上,巔峰處
鼎立。旗桿已換去了
僭妄的權杖,君與民
曾經一俯一仰,不避風狂。
但旌幟,如欲飛揚
理應了悟定向,
無疑煽動爭持的趨勢,
容易過盡。

一如歷史蹺蹊,山徑
疾行不得必見寒峭。
面壁後的行色,習慣
雄視的眼界,步步思索,
無負未免窮盡的蹤跡:
世代蠭起的,迄今
唯有時節循環可以雋永;
古牆,兵釁一去,
除了紀念別無價值。
是離場之時,
湊會的過客都相信
手信店有否遺磚,往往
更值惦掛 ……

《海杜克對戴拿模》

冷冬未遠,東風
鋪擺出一片青色戰圖。
必然的宿敵,
蹬踏之處皆魁首,存亡一決
豈有磨蹭?

列陣中圈內外
尖銳橫生,
好磨練士卒的靴釘,
亦正好警醒:蹉跎失足,
那是來者的末日。

點算時辰劃界分明,
畢盡了裁判一生。虎視者
不問長短,蹴球一上掠奪在望。
看好罷,繼續攻守不定
注定垮臺。

眾星起落,九十分鐘的逐鹿,
積雪之地更加蕭瑟。
祛寒的方法,譬如吆喝;
譬如球迷相應場上,
擂鼓焚旗,抖擻各自的城衛。

勝負一了,笛聲就該鳴起。
在覆亡的國度,
榮耀,頃刻即如衰憊,
但身為貴族,陣腳
間或凌亂,無須委地自矮。

有博弈的地方就有豪傑;
有對壘的宿敵,就有高下隱伏其中。
一切盛衰興廢無關酷寒,
況且也不成命數。世局如球
渾圓縱橫足下,當讓勇士再定雄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