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餘

王煥之

當你僅餘的
一個願望
像喪失了意志的
紅棉樹上的
最後一片花瓣

流水載不走
滿城的喧嘩
奔流到海不復回
是從前
一些風雨
一些泥土
一些實在的繁華
一些舊物的氣息

當你僅餘的
一個承諾
像尋找聲音的
蒼穹之下
一個銹破的風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