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聲》組詩

羅明清

《适宜》

河床不宽不窄
流水缓缓淌过
风雨不大不细
柳条轻扬曼舞
白云文静飘在天空
太阳露脸不温不火
小鸡与虫子玩着家家
老鹰驾着行云兜风
一只蜜蜂两个蝴蝶三朵桃花
招蜂引蝶人醉倒花粉中

月色不浓不淡恰好思念
静夜不长不短刚够做梦
一套太极打通天脉
穿衣吃饭刷卡花钱

阴阳协调胖瘦恰当
横看竖看顺眼肩宽袖长贴体

《静音》

不必再担心有错过的提醒
听见花开的声音
睡吧 梦很安静

当你自然醒来
一切如故 该吃吃该喝喝
准点的班车刚好擦肩而过

你可以顺手摘取一片树叶
看看上面的尘埃
或是露珠 然后顺手仍在路上
把悬念留给途经的风

无需言语 无需表达
让听觉暂时休眠
任世界安静地呈现

《昨夜,我打开了月亮的身体》

桂花的馨香扑鼻
我融化在了皎洁里

我听见了血液的歌唱
肌肤的呼吸
看见了梦寐以求的山峦
和树林

我和月亮融为一体
真不知自己是月亮
还是月亮是自己

《把一对乳房修缮》

那是另一门手艺
不带工具
所有的腺状散发思想

按面容的水准
圆润 凹凸有致
富于弹性

境界在孕育 疼痛之上
想法甚多
颇具战略意义

丰满 诱惑 乃至震撼
均给予充足的理由
把喂养作为预案
防范于未然

《不想惊扰你的宁静》

不是你的河流
不是你的山川
我只是一块路过的石头
那些草木
那些激流
原本就无关于我
彼此的擦伤
都不会痛及内心

河流照常流淌
山川照常起伏
我只是一块路过的石头
草木与激流
自有自在的生命轮回
生死兴亡不必感伤
你有你的起伏流淌
我有我的雪雨风霜

飞落或者跌荡
是一块无羁无绊的石头
迟早都要遭遇的命运
无需惜惜挂记
我就是这样一块路过你的石头
不带走草木与激流
怀揣记忆匆匆离去
不想惊扰你的宁静

《风声》

我听见窗外的咆哮
知道自己不该住29楼这么高
更不该严闭门窗
挡了风的道

我知道风想过去
穿堂而过
自由的秉性不容阻拦

可是我怕 真怕
怕被风带走
失去门窗 防备
和依靠
从高处坠落

我没有翅膀
跟不上风的奔跑
黑夜会使我迷失方向
找不到折返的路

《我没能把一首诗写下去》

就睡着了
睡在了一首诗散漫的词语里
做起了灵动的梦
没有标点没有分行更没有章节
意境很暧昧

醒来的时候
天大亮
我像一首诗
朦胧而又婉约地
苏醒

这时候我才发现
自己根本算不上一个诗人
缺乏写诗的纯良动机

《我把春天给你》

小河边 我把柳芽给你
让你在轻曼的绿意里
唤醒自己

田地里 我把菜花给你
让你在金色的火焰里
点燃自己

坡坎上 我把桃花给你
让你在粉艳的绽放里
找回自己

梨的纯洁 李的细腻
一个春天所拥有的美丽
都给你

只是想你回到自己
从此花开叶绿
芬芳惬意

我把春天给你
想你不要轻易放弃
我温暖的心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