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是情》組詩

哲一

《情信》

一、
我永遠記得,或者說,
得記著錯過的晴照,
溫度緊抱,要麼窒息;
要麼,就用上一輩子
迷戀的光線自綁。
唯有入黑,是命定的倒替,
怕陰影失散,怎樣摩挲,
再也找不回了 ……

二、
手機過於智能,我只能
預先把對話封存,
惟讓妳知道,所有問候,
是耳語必無法竊取。
悄悄地,陳說起天氣,以至
妳的名字:我所有
曉得的句語裡,永遠晴和,
原是唯一的指望。
於是告白過於甜蜜,永遠
不可輕易寄出 ……

三、
像隱伏的精靈,記憶
不會,也不配驚動
滂沱過後,溫煦
不帶痕跡的日常。
所謂懼怕,無非虛擬
斷裂的畫面還能倒帶;
說法更準確,是手太執拗,
找不到放開的緣故。
所以臉譜屏蔽
重頭揭穿:最熟悉的笑靨,
最陌生的十指,一再地
刺痛自己。
放心吧,「上一頁」
證實守護的時間已然逝去;
按下「關閉」,同時按下了
早應刪掉的自卑,
繼續隱伏,或者守護
終歸消褪的故事 ……

四、
八年了,以後還有百年。
緊記再見時,偽裝惺忪的世界,
不能抹去都得抹去。偶然
仰望自閉的天空,
我知道,一直都在放晴 ……

《情節》

關於我依然期待的
冬天,終究
是等到了。而且
說好的季風,
也願意如期赴約。

沒錯,風
本來就沒有指尖。
搔過肢體所有的毛孔,
是催促被窩的巧言,
為了好好虛飾
一點節日的浪漫。

規矩地,先套上
那舊款的毛衣:
有點脫線、皺縮,
甚至已不復保溫。
是我目睹兩根長針
編織過離合,極不相稱的尺碼,
既沒捨得扔掉的緣故,
我也絲毫沒讓身體
超載,或者遺忘
衣領以往繾綣的片段。

掌紋撫慰的觸感以至溫度,
我一早挑好圍巾,
用上盡量吻合的條紋隱瞞;
況且,絨毛多而密集,這樣的溫存,
脖子的確容易熟習。

聽見了嗎?
鞋帶,明明都繫好了,
好像還是窸窸窣窣
嘀嘀咕咕,交換著
顯然已經過時的暗語。

好不沉重的皮靴,應該
輕然放下,還是 ……
一雙腳印著力過了,
提醒自己,有些故事
可以一生踮步銘記。
但途中無雪,不必經風雨洗禮,
蹤跡,誰也不會記得。

至於帽子、手套,
都準備好了。
愈厚愈長的愈要戴上,
刺眼或者刺骨,都是獨處時
最害怕的一幕。
不一定涉及陽光,涉及疏離。
尤其,沒有暖意的,都不算冬日;
沒有放手,就談不上隔閡。
回憶無法肯定,不過
一旦穿好,我便不能隨便卸下,
那管恰恰是倒影,殊不起眼的僵冷,
一不小心,怕再也找不著。

別擔心,我不打算
刻意憐傷,
來烘托枯燥的天氣。
時間,的確偷不來
也搶不去的,
所以每年冬天,仍然
有我期待的季風。
裝備足夠,一個人
重溫的寂寞,用不著太焦急。
一切靜靜的來,靜靜的,
我還是以為冬季
過去,一切都會好轉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