鱗鳥

小害

任何地方,都有樹落下雨來
被水啄食至無可以匿藏
我是了,如所有事也能抓住枝節
把身上的羽毛,拔掉
一根是悲愴;一根是無眠的夜晚

直至光著身子任意扭捏
沒有再飛的必要,逕自蹢躅
最近的湖岸。它懂得的潮汐仍
沒有被時間加速。我:
蹲下來,撿起死去的貝殼;如鉛
插入滲血的羽軸,鉤合上凹凸的溝紋
一塊是自欺;一塊是斑斕的微笑

沒有飛的必要了。我想變成:魚
長久深沉在湖底。但
我是魚的異類,活像人們內心的
惡魔,不可勘破。所以
湖底佈滿了石頭
那些久遠而不曾發覺的哄騙
漸漸,圓謊

水揉塑淚的溫度,可惜
魚不適合太冷或太暖的兩端
除了我,如石頭
如石的異類,舉起鱗片覆蓋的雙翅
抵禦寒流和熱河。年
於是伏於年上,慢慢沉積
慢慢,昏厥……

為什麼會再睜開眼睛?
角質化的表皮,卻變輕了
湖水在一場潛意識中退去
周遭有受傷的魚,我無法原地
「親愛的,請不要再說妳是無尾。」
痛,不可敷在痛處
若視我為同類,請拿走我的鱗羽
做妳最喜歡的尾巴
於意云何,其實我不願再飛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