髮現

蔣烔燊

剪刀一掠,末日的太陽
碎了滿地。嚇得我
眉頭皺,鼻頭酸。
媽媽說,
長髮的孩子,
是進不了幼稚園。
但,隔壁的美欣,
掛著長長馬尾,
手冊上,卻
養了一窩白兔子。

理髮師,捋起劉海
半壁河山煙滅灰飛。嚇得我
牙關震,大腿顫。
媽媽說,長髮的孩子,看不清試卷,
是進不了好中學。
但,愛恩斯坦,
頂著雜亂白髮,
科學家,卻看著他的算草,
抓破了頭皮。

訓導主任,獵眼細索,
「髮尾不可過衣領
 鬢髮不可越半耳」嚇得我,
手心濕,內耳鳴。
偷渡的髮絲,
須遞解出境了。
訓導主任說,
長髮的學生,是不良分子。
但,校規卻
不許我蠟起頭髮,
豈不是官逼民反?

學堂的警官,厲聲正顏,
手執電推剪,耳邊嗡嗡,
蝗蟲啗光麥穗田。嚇得我
口水嚥,耳珠赤。
警官說,
長髮的警察,是捉了大賊。
但,頭髮躲在帽子中,
配備
胡椒噴霧
哪有壞蛋逃得掉。

我,對著鏡照
頭頂
乾旱的大峽谷般荒涼
落單的白鷺,苦苦
殘喘偷生。這次
嚇不到我。
孫兒說,
沒髮的爺爺,是如來佛祖,
他是脫繮的齊天大聖。
但,願真的是如來,
盤坐掐珠,直等到孫兒
取經得道。
就涅槃了。

2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