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島

小害

大海已流落胸口處表白
情緒輕輕帶過,像
光陰往肺腑的兩側逆走
所有股肱,只餘
剎那

我總是無法言語
深刻地以目光
踏遍前方的一地青燈
是投身的火螢才能燒燬
心底一片渾噩的認知,時如
草芥在蔓生當中
走失身體所存有的溫度

所有島嶼
卻聚攏於一起,如今
無可挽回又再次無情的撞擊
孤獨,截斷了海上唯一的
的一條通道
我聲音,此刻像蟲鳴
像濃血蒸發晚空的音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