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祥磊的詩

孟祥磊

《送他一顆子彈》

许多不幸的故事在他的眉眼之间
生活着一场心甘情愿地欺骗

那些昨天未完成的变成了今天
如果未完成的只是时间
一种悲伤还没有定下曲调
他的岁月漫长却还是来不及完成行板
夜晚重复着一遍又一遍相似的梦魇

他走过城市里的每一条街道
他经过每条街道的一年又一年
他一次又一次地经过自己的恐慌和倦怠
他忍受着死神的路过与视而不见
喉咙里粘稠的是无法发射的呐喊

他会用一年的时间去爱上一个人
然后再花一年的时间去习惯说再见
他试着用整个的人生诠释遗憾
那是珍贵的泪眼、持续的痛感
还有辗转反侧的失眠

他的身体上被种下了许许多多的火种
让人感到灼痛的却是他炙热的视线
即使他的绝望是一片没有边际的海
他的心脏里到处都是变质与腐败
他的哭泣也从未被别人听见

希望送给他一把手枪
口袋里却没有一发可以打响的子弹

《世界盡頭與冷酷仙境》

这些日子我害怕经过路口需要转向时的茫然
我耽溺于尘埃、梦境和暧昧的瞬间
有些表述让我迷恋
比方一开口就有着从前
从前有人用锁骨奏着沉闷且不成曲调的甜言
那些你告诉我的传说我全都信
传说中这人间总会变成天使们嬉戏其间的花园
要我说
我的祝福跟我的诅咒一样辽阔久远
我在世界的尽头
你在尽头之外

那些失效过期的形容词医治不了我的倦怠
冷酷的仙境中我在找一千条小路的交汇
抵达想念
不是用桥段一样表情、眼神和辗转反侧的失眠
要像在世界每一个角落生生不息的风
要像一只迷鹿在另一只迷鹿空旷的眼神中那样
那就是所有的全部所有了
那就是秘密的最终秘密了
我去听那些无法言喻的心情
我去拾获所有散落在路上的艳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