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孟祥磊

孟祥磊

一首歌和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
谁能分得清哪个更为漫长
丁香姑娘 楼兰遗孀
于无尽处
用春天来做个比方

没有一场梦是为了虚妄
至少兰花还在开放
影子是完整的
斑驳的
是日光

面具 或者模糊的长相
真实的 只剩下声响
把词语在手掌间掂量
如果有爱
就是一颗心的份量

除了尼采
所有的人都是疯子
除了耶和华
没有胜利者

所有的承受都将化为讴歌
无尽的苦难一定会换来有限的欢娱
如果只是一幕戏剧的过场
这生命太长

亲爱的孟祥磊
我不认识你
只是我爱你
就像
一万年以前一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