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分類法

陳德錦

一個農夫要把一大堆蘋果分出好壞,就叫兒子來幫忙。他知道兒子一向懶惰,如果直接叫他檢查每隻蘋果是否爛掉,兒子必定馬虎從事,只找出表面壞透的,而不去檢查「敗絮其中」的爛蘋果。農夫想出一個方法,叫兒子把蘋果分為大小兩種,一簍裝大的,一簍裝小的。兒子照辦了,但他不單分出兩種,還把鳥啄蟲蛀的爛蘋果挑出來堆在一起。農夫謝過兒子,卻馬上把兩種蘋果混在一起拿走。兒子莫名其妙,不知道父親使出這招,是所謂「柯爾特思維法」(CoRT Thinking)的一種,叫「蘋果分類法」(apple-boxing),或「間接注意法」。

「蘋果分類法」,採用迂迴的手段,把東西分類,分類的過程使人作仔細考察,判斷對象的價值和識別各種假設或猜測。「柯爾特思維法」的教學法曾在西方實行,效果顯著。在香港,這種思維訓練極少在學校推行。事實上,「蘋果分類法」是一種頗為有效的思維訓練。記得在研究所上課時,教授命我們標點古書,目的當然不止是要把古書分出句斷,而是間接逼我們把書讀了。不過,這種舊式的標點法已日漸失效。現在印行的古書都有新式標點,這使學生覺得標點古書實在費時失事。其次,要標點的古書多為艱僻的。我拿著紅筆打開《文選》「賦」卷時,邊點邊罵。中國古時書標點完了,也掉之於腦後。另一位老師不叫我們做標點,只挑一部《陶淵明集》叫我們分類選編。所選作品,不得超過五十首。有人以詩體分類,也有人以內容、風格分類。如何分類、所選作品是否達到編選目的,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間接使我們細心閱讀陶詩幾遍,醞釀自己的心得。這樣的讀法勝過去找許多參考書來讀,只曉跟人家所開的路走。

「蘋果分類法」叫人懂得自己是用甚麼標準來作價值判斷,也迫使我們想想這標準是否正確或合理。世上很多事物都可用此法判定好壞優劣,不獨選詩、選蘋果、選各色人等。不過,世上也許有最懶惰的人,胡亂把蘋果分類和選汰,大小不分、好壞並存。這些人根本沒有揀蘋果的能力。

德‧波諾(Edward de Bono)曾將「蘋果分類法」引進中學,成為獨立學科,並建議教師可在不同學科中應用「柯爾特思維法」。

「蘋果分類法」可以讓學生認真了解各樣事物。比如,一個語文科教師教導學生觀察景物,叫他們把觀察紀錄細緻地寫出來,他可以籠統地說:「寫窗外的樹吧。」於是學生就寫:「窗外有一棵一棵的樹,樹上有很多鳥。」我們形容這種寫法是「消極修辭」,只做到文句通順,內容沒有意味和美感。這不能單怪學生懶惰,不動腦筋,也應歸咎教師不懂方法,死板命題,間接不去鼓勵學生思考。

如果教師曉得一點「蘋果分類法」,他大可這樣命題:「觀察窗外的樹,看看高大的有哪幾種,矮小的又有哪幾種?再看看樹上有些甚麼鳥?」學生這時不得不把樹木逐一分類了。就以學校與馬路之間的一片小樹林為例,灌木就只有懸鈴花。近山的地方常有很多雀鳥在樹上棲息。我們再用「柯爾特思維法」中的「觀鳥法」(bird-watching)攫住飛入樹叢的鳥影,就可確定它是甚麼鳥。就以上述地點作觀察,此刻有一隻長尾的大鳥飛入樹林。假如學生認出這是一隻藍喜鵲,他就會寫:「一隻藍喜鵲,拖著修長的尾巴,翩翩地在空中打了一圈,飛到馬尾松最高的枝頭上。」這個句子比起前引那句生動、形象得多。分類法不單使學生能識別所見的類似事物(樹、鳥),也可以使他們的思維更清晰、更有效。即如要運用形象思維寫作,這個方法也有一定程度的幫助。

運用分類法,目的在仔細觀察事物和培養認知事物的能力,並非為了強行分類和標籤。觀察者的主動思維也很重要。他不能只依循某種思維模式去觀察,他必須在思維過程裏訓練自己的認知能力。如果他根本對樹木和雀鳥缺乏識別能力,他就不能進行主動的「生成思維」(generative thinking),終究他也只能得到極為狹窄和膚淺的思維結果。思維模式是人為的、外加在思維上面的,觀察者如不打破自我的閉鎖,放眼認知事物,思維模式就沒有太大作用。

一九八八、三、二十四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