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冷英野子

其一

落下是回归还是无奈
花无语,不解于忽高忽低的飘坠
人适宜标示距离,反反复复测来测去
独具慧眼地悟出
立与跪与爬与躺有着不同的尺度

微笑会心,执手相看
雨水湿着泪水
燕子似的衔泥筑小小家巢
双栖双宿,咫尺的天地很大很大
飞翔于心空,沉重的肉身可行千里万里

其二

失落的,需于无法中找到下落
闭眼默想,泪溅如花
伸手接得住吗,那花那影那去年今日此门中的人
心里垒着陨石不知来处的孤独
一纸千年的画卷,如何返上旧时墙头的壁立

木门在透视中越远越小越高越微
经过多久且经受多少风霜剑雨
高楼丛丛,水泥生硬,惊吓寻觅屋梁的归燕
不息地于玻璃幕墙的天空下,来也双双往也双双
双翅一直翻飞、飞、飞、飞……

其三

落笔直书你的名字吧
你的昵称又涌上心头笔端
花费心力考量了又考量
也量不出纸有多轻情有多重
人面在翻动的书页里时隐时现
是触目也是惊心更是一副茫然的怔住
独白的文字冷暖自知
不需要他人逐字逐句予以解读
立雪断臂的刚毅真的不适合风花雪月
难道只能藕断丝连地说一句恨不相逢未娶时吗

其四

想是大道已经式微
旧时王谢堂前屋后的风雨
风过雨过几多翩翩飞燕
堂作了观,道士只种桃而不护那燕只双双
唉,庄生的后学只迷蝴蝶不懂鸟的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