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

哲一

一島畦田,栽植過
半生璀璨半生的黯淡,
但時候到了,我
只好倒頭栽下,枕回起點,
反顧所有光亮的季節。
的確,蜃景折射最妖嬈時,
不必在意,多少泡沫浮起,
那些風光極盡輝煌,都藏下
頹敗的先兆;蝗螟蟄伏,
旭景消沉便一一飛來,
在夜空瀉下黑幕,鍍上
扎眼的金星。我知道:
所謂叢林法則,是花果凋萎以前
必有繁盛;草木未經摧折,
不懂得過問燐火漫天,可是
淨土浴血的前奏。
直至田壟終於荒瘠,葉脈
不抵蠡蝕,癟瘦敗落,
我仍聽見焦地上,聲聲,
灰燼的遺言如此鏗鏘:
「光影的淒美,即使虛構,
而且容易焚身,總算
在緊挨的歲月可以亂真。
何況,一切散聚有時,星芒
起於絢爛,終時,
定會滅如塵灰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