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

─── 給 S. W.

哲一

對於世界,你還想責難甚麼?
既然掌有時間,儘管時間
向屈辱浪擲,要多長就有多長;
留給自由的咆哮,儘管倉促。你
亦已掌有空間,立足的方寸
足以一生,任肉身邁向衰敗。
城市的寄居越感擠壓,你的心,
應該讓生活急遽地填滿。
必要時,還可以捲縮自己,
替腰脊的彈性尋一個極限。
掙扎是費勁的,如何狂狷,
如何不忿的氣息,沒法子擔保,
腐朽的命運從此擱起。拂袖,
要是你將靈魂驅逐,請勿失記,
離群再遠,竊過凌空的快樂,
著陸的時間表更加關鍵。
一道繫足的桎梏勒緊血脈,
他們稱作根柢,而你
無可割裂。
失根去蒂的人最好適應,
世襲的謊言縱使可厭,大抵宿命
這般索命,你不捨得暴斃,
無妨,就將過多的羈絆,視為
鞭策的荊棘。
是的,他們腳下
一樣尺寸不盈,
你不必惴悸,更無須拗逆,
各人的蹤跡都有歸宿。
倘若足響極其嘮叨,何妨把怨聲,
統統捶平拉長,駁上琴弦。
嘗試閉去搖滾的步伐,用和諧,取締
以往放縱的怒號。你終會領悟,
世界,那怕不能自主,
擯絕雜音,只彈一致的節奏,
眼界,必如弦線有張有弛,
對立的距離越發渺茫。
讓每天,都變成一種練習,
熟練以後,你對世界,
還需要責難甚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