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說.新語--非鹿非驢非馬

小害

三月,霧起,春的氣息慢慢呈現,與雲滲在一齊,壓向山麓至山巔,前仆後繼地分離和靠攏,淹沒世間該有的輪廓。

正值是時節,難得的遊園機會,幼主率領朝臣往後花園寒暄作樂,而領頭的是當朝股肱權臣,一馬當先,走在眾人之前。及至溪邊,對岸有梅花鹿一隻,垂首嚼食。幼主見狀十分高興,朝臣們亦隨即指手劃腳,說是什麼祥瑞之類。然而權臣卻一臉嚴厲,指正此乃一匹普通的馬,非鹿。

眾人不服,尤其是幼主,辯稱馬身豈會有梅花的烙紋。權臣立即命侍從由隨行的貨箱取出一塊剛剛活剝的馬皮,涉水過岸,硬生生套在鹿的身上。霎時間大家都為之驚愕,噤若寒蟬,幼主更因看到梅花鹿為了掙脫血淋淋的馬皮,不斷搖晃身體,把四周濺成血紅而嚇至摔倒,匍匐在地上籲氣。

權臣再次詢問眾人,看到的是鹿還是馬,相覷間目光都落在幼主那兒。驚魂未定,亦迫於無奈,幼主勉強說這是一匹像鹿的馬。權臣滿意的笑了,便嚷人為這隻預先安排的鹿脫下馬皮,放回深山去。遊園也就此結束,所有人敗興而歸。

日暮途遠,受驚過度的鹿兒一拐一拐如瘸子般走在山徑。虛弱的身體告訴牠需要喝點水及找個地方歇息。憑藉本能,牠順遂有軟泥的地方來到一個很大的水窪,探頭進去,喝了一口涼水後索性把全身浸泡在水中。落日沉下,萬物壓迫成僅餘的光點,鹿兒從倦怠中昏睡了。

一點,一點,印在鹿兒身上的梅花烙紋漸漸褪入水裡,露出牠驢子的真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