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說.新語--鄰虛

小害

走到一寬廣草坪,漫開無數的蒲公英,幼主第一次看到這種景象,雀躍萬分。於是衝前,想折下一枝嗅聞,但瞬即隨風飛散。甚怒,問在旁太史,此乃何種可惡的花類。

太史答,此謂蒲公英,而他手握的是其籽,不是其花。幼主疑惑,世上豈有如此細小的種籽。太史再解,世間的種籽不止千萬,以蒲公英籽而言,已算不上細小。幼主心生一念,問在場眾臣,凡植物者是否大則大籽,細則細籽?

眾臣議論紛紛,久久爭持不下,太史唯有說一典故。

曾在太初之時,有一參天巨杉,其冠之寬,所蓋之處,需以暝夜作計算;而其莖之宏壯,所佔之地,則以山巒作單位。它千年開一次花,萬年才結一果,經億兆的風雷雨電,便磨成一籽。籽緲如無物,名為「鄰虛」。落入泥中,就從泥的縫間遁走;甫達砂土,就從砂的罅隙遄墮。即使遇上水,水亦不覺所載有物。無人知它在何處停下,何處生根,直至巨杉枯倒,亦沒有一新樹再萌。因此,有人傳言,鄰虛已至渾沌,他日再現,世必重生。

各人聽罷,無不瞠目咋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