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煥之

一大片玻璃擋住了
風以及流言般的花粉
我呼吸著這邊的空氣
欣賞那邊的落霞與孤鶩
暗暗有一種倖存者的
沉重而虛幻的幸福感
曾經有雀鳥懷著
烏托邦的錯覺,企圖
衝過這透明的邊界,終於
撞死墜落於落花的不遠處

我在青山上押下指紋
像押下了不切實際的期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