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剿

哲一

日與夜,罪愆,
就這般狠毒扣上。像極了
練習區裡扣下的扳機,
一樣輕率,一樣的平常。
沒錯,標靶已經瞄準,不代表
聽憑宰割;隨便游離,
在預先定性的刑場,大可
為屠戮增加難度。
別忘了,傘骨是鐵鑄的,
開闔力度倘若太猛,
足夠作惡;金屬,
一旦勾結光波學會反射,
自然強烈譴責,粗暴干預
所有子彈的視線。
每一柄槍,連保險桿
都自願褪去;殺手的眼中
每一傘黃,都是刻毒、
涼薄的血滴子。
羔羊,不橫眉以對,
還可以奢望求饒?
強加的銬鐐,扣上了
不必拿走。某一日,彈盡兵竭,
會看見亂象之下,一直
藏著負隅待發的拳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