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

角角

回首時
樹已成為刻度
而我們發愣。只知道
沿途風光甚美
是我不懂描述的。風景逕自
翻開自身的相冊
始知記下的,風與及光
是虛無,不動聲息
日光還是,如常以光線說服
鐘的倒流
時間的主人復說,那不可能
復摘下。是以
我們不再得知時日
以還我們行走不再約束
也許期待黃昏之後不會有夜
入夜以前,曾撿起來
一塊枯乾的情緒
石塊像葉片沒有紋
但我的掌紋
為它刻上
從此它的紋路
像時光刻鑿的微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