旮旯

小害

塵世,厚牆
從街道漫延至身處的密室
有一道狹縫,讓水滴
不能竄入。它偷偷逮住我
像從一開始為我而設
像尋找,生命的旮旯

時間仍流動世界的側面
就在我兩側
它們有著比現實合理的蒼白
如一輛永遠也載不完渣滓
的木頭車,來來
回回也贖不到糊口的一餐

就是撒落地上
是什麼聲線,激動我的耳膜
嗟嘆--
也不過是隔開心房,兩所
空蕩蕩的囚牢
骨碌碌,沿牆的裂痕
蹇入後巷裡最持久的陰鬱
我們不會打照面,只會低著頭

由一個空間,跌進另一個空間
任何地方都舉行葬禮
及享受歡愉
災難落實了自己,也落實
漂流的旅程
我們交換臉孔吧?
但不能與你擦肩時,留下了
有別的影子。繼續穿插
一個一個在牆裡鑿壁的故事
閉上眼睛,指頭已滲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