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想

王煥之

少年蹉跎的歲月如碎石
化成幼沙沖流到模糊的遠岸了

曾經迷失於異鄉寂寞的城裏
於窗框素描構圖錯亂的人生風景

那年在雪地狠狠留下的足印
幾度循環也許已投落一壺熱茶裏

我在這裏站著不思索只欣賞
讓細細的浪花輕揉我暖暖的雙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