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之外

王煥之

我為散步的路
選擇了花鳥蟲魚
你選擇了停駐的
地點和密度
方向,由風決定
而我們都慶幸
有此同行的宿命

今日的陣雨
就是從前的飄雪
同一樣的水分子
裝載不同的思緒

經過湖邊的時候
你禁不住問我
魚會感到痛楚嗎?
我說任何會掙扎的東西
都有感受痛苦的可能
縱然,在湖水裏
你永遠找不到魚的眼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