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命

哲一

一、出走

有一天,總得
將我前半生的故事,
一生摯愛的身分、親朋、國度,
一一捐棄。
在不欲回頭的軌上,為了重生,
一切都要輾碎。
喪鐘,一直催魂,
我唯有加快腳步,
在死期以前,
趕上逃亡的末班車 ───
一個人的列車 ─── 無論
和平佔領,也不懼強虜攔途;
再多的本錢換來籌碼,
沒法截劫。只因我的座駕:
「尊嚴號」,永永遠遠,
有不可高攀的票價。一旦
上路,我必定遠走無歸。
至於這片荒地,不值
追憶的,統統留予你們。
我 ─── 決 ─── 不 ─── 留 ─── 戀!

二、矜持

你們都異常矜持,漫步忸怩,
卻想走出自己的命途。
一踱終老,蹤跡再深再長,
兌換的,畢竟是一道死巷。
方圓還是規矩,從沒有預先劃定;
除去自己,能有誰
卸得下身上的棱角,變賣,
成就擋路的蒺藜?
但自殘的,始終蹩腳,
又何必說服,這樣一塊裹足布,
不拗斷發霉的腳筋,以至
腦筋。反正曲和直,
對於瘸子,對於智障的人,
總是無法窮理的。
所以別忘了,千萬里遠足,
極盡喧嘩以後,請延續
你們的矜持,再向餘生
淒涼地一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