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機者

─── 致 Jesse Livermore (1877-1940)

哲一

動物叢裡,最好仔細顧盼。
牛,總以靈角,
戳破誑語人的陰鷙;
熊,必然伺候對岸,
吮血磨牙,撕裂瘋子的莽撞。
你大可仿傚羊的形相,
蜷伏其中,毛綿肉暖,
一時的偏安足矣,足以
偷掘無須損傷的退路。
自獸圈的犬儒抽身,
你不曾輕忘,保持冷靜,
的確是獵人的本色。
山摧盤崩的前夕,的確,
有一抔砂土可以依仗。
當立地處頓成流沙,
空構的浮城,走獸素來無情,
一息間步伐千變,
不動,不一定坐享山的牢固。
心盲的一群絕無睿見;
正如懦夫,不理解勇者不畏,
是遁走以後,有著更遠的謀慮。
當然,你仍可佯裝羊的怯弱,
棉中藏鋒,等候猛惡圍城。像熊
躍身時,你不妨伏地
追尋要害;像牛一旦前衝,
便能借勢彈跳,洞察
下劍的命門。是突破的機緣,
便應該盡地撲殺,
貪多務得,才算真正的後著。
因為屠戮過後,大地
必回歸太平,太平以後自有更迭;
因為叢林鐵律,從來
隸屬逐獵的強者,連猛獸,
也毋可強辯。
時間一久,歷史
定會代你證明:不變的,
是獸性,其實,也是人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