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手

哲一

日暈照常當頭,
再精煉的盔帽都得壓碎。
每對手足不肯就範,不惜燬掉。
不過灼身燒眼,滿滿的
以汗水灌溉,也足夠降溫止渴,
頑執的筋骨當無熔化。
不須倒豎,亦不談暈眩,
一掌堅韌套不住赫赫的狂妄,
直接就扯下,揉成盈盈的一丸。
如果晝時已盡暮色將起,
一舉,再將所有的冷目
攬入股掌。十指,同有跌宕,
更適合仿效巒壑,任意起伏此中。
但失控的,實在難免炙手,
像鷹,攫住山後動盪的火球,
每道縫線不受掣肘,就不妨
弓步一開,壯臂一揮,
沿壘外的軌跡徹地拋去。
冷不防三振未至,全場喝采:
炎夏,早已判定出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