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墓地

孟煒

一個土堆沒有墓碑
我不需要任何人打擾
屬於我的只有四季
但我更喜歡油菜花芬芳的時節
因為活著的我,心裡住著一片
從卑微到聖潔的花海

風吹雨淋,土堆消失
我的墓地歸於自然
因為死去的我屬於泥土
人們對我的記憶是從幾首詩談起
而我想告訴他們
孟煒只是時間裡乾癟的字符而已
從生到死的那個我在詩裡
文字築造著他真正的墓地
靈魂活在那片金黃的芬芳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