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棵孤獨的樹

孟煒

有著大地的思想
我走進了一片沙漠
沒有暴雨的洗禮
水成了生命裡的奢望
太陽離我很近
風沙攪動著熟知的死亡
夜晚的濕潤
才讓呼吸得以延續
一棵樹長在沙漠裡
是孤獨的靜物素描?
而真正的畫中樹是乾枯蒼勁的
因為沙漠不可能有樹存活
所以我是孤獨的
是畫家故意用來對抗整片沙漠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