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必要的沉默

小害

看你的話語
我悟到要是撥開窗外霧霾
一層,一層
你身旁的防風林便有了
隔閡的哨響
我要把它,聽過仔細
我要把耳朵,對摺為隱衷

防波堤總是沒有,把口張開
抵禦夙夜的潮汐
和你,疲憊地漲退
你所說的每句,所說每道言語之間
是我,讀不清楚的透徹
字與字已明白
微細的間距如螻蟻搬行
只是我們不懂
不懂分段時而迷信某些標點

只有在黑暗,睜開目黑的眼
不再需要更合適辭彙,不再需要你
每次善意的停歇;傾瀉
流逝,即使曠廢
每天簡單不過的心情
踏空了,縱身亦怕翻越的夢境
一堵牆迂迴地跋涉,你和我之間
就似海洋散開陸地與島嶼
就似一言不發是最喧嚷的空白 

4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