弒神

─── 致 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

哲一

一手散播毒霧,追蹤的步子
要是輕浮,你就倒下,
領受自己的逞能,正是
無能,讓怯懦變成謙卑,
盲從變成虔誠;一手,
撒布迷藥以為種籽,誆詐所有順民
悉數吞服,聖靈,要是植根身心,
跪拜愈見著力,即便一樣的苦勞,
前路,當不致虛無,足跡
也不致踉蹌。

我不是刻苦的駱駝,雙峰
難以恆久堅實,馱負
一切的酷寒,一切的暑溽。
勉強忍辱,全因為相信
世上,有一種精進只屬強者。
憑我的手足,漠野最荒,
冰天無垠,獨行時只有翹首切齒,
面目必無倉皇。孤途萬里,
定有更多的妖魅攔阻。不佇立畏怖,
亦不曾乞請神明,皆因雄獅,
每一次怒吼都值效法。鎮不住群魔,
不等於就此不起,我自有
一聲咆哮可供抖擻,無須宣揚
救贖與崇奉,我堅信兩腳的倒影,
是自己的信仰。

何況,最銳利的劍我已挾好,
再詭奇的幻象,再狂妄的魔爪
翻覆無止,注定不敵
茫茫裡一把青鋒,誑語
如何全能,我都能應聲砍下。
任你繼續匍匐,繼續侍奉
一尊偶像做你的出口,赤子
不談迎合,不知獻媚,
也不明白何解意義,要耗一生
向虛妄證明。除了你,沒有誰
願以一隻羔羊為榮,損盡骨氣,
擔當自己的奴隸。弒神,是為了
卸刃飲血以後,朝天地吶喊:
是我,行歷萬劫始終不倒,足以
自築天國;也是我,敢作
天國唯一的王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